2021研修生招募 | 编织一张属于你的意义之网

2021-06-26
去年的研修生培训期间,有个男生一脸严肃地凑过来问我:“你最喜欢哪一种生境?”
生境。我琢磨着这个词儿,没听过,但猜测差不多是“栖息地,风景”的意思。我想说“都喜欢”,可又不想显得这么随意,于是快速扒拉着仅有的中学地理常识,回答:“最喜欢森林,尤其是落叶阔叶混交林……你呢?”
“都喜欢!!”他咧嘴一笑。
我有点哭笑不得,追问道,“那最喜欢的是?”
“草原吧?当时我跟导师在青藏高原做藏羚羊项目……”
他后来说的我都忘了,只记得这个号称最喜欢草原的家伙,却在第一次跟山水团队走进森林时,一路撕心裂肺地喊:“太美啦——!我的天啊——我,要,死,啦!!”他嗓子都破了音,举着相机一顿狂拍,兴奋得全身打晃,恨不得再长一百双眼睛,一百只手,才看得过来,拍得过来。大家被他样子逗得笑成一团;而我惊讶地意识到,这是头一次遇到比自己更热爱自然的家伙。不知道到了他最喜欢的草原,该是哪种兴奋劲儿呢?
让号称最喜欢草原的家伙激动不已的森林 摄影/欧阳凯
云南项目地的研修生告诉我,在云龙天池保护区,一条普普通通的林间小径,巡护员一个小时脚程,一帮自然观察爱好者能足足走成8个小时,不是体力不行,而是一路上看植物的,看两爬的,观鸟的……这里“哇”一声,那里“哇”一声,一个个兴奋如小兽,四散林间。再不起眼的一花一草,一小块树皮上的五种苔藓,都让他们欣喜不已,争论不休。
在云龙天池保护区观鸟的研修生 摄影/肖斯悦
大概只有在山水,才能找到这么多热爱自然的同类,哪怕各自的专业背景多种多样。但能让他们“哇”的机会,却并没有那么多,因为游山玩水是不足以保护自然的。
巡护路上困难重重 摄影/赵勤
在北京办公室协助传播的志愿者加班加点,做社区工作的研修生和村民开会到半夜,走样线的同事被蚂蝗咬得血流不止,更有许多山水老前辈,一干就是十年……他们总让我想起John McPhee在《与荒野同行》这本书里对环保斗士布劳尔的描写:“……正是他对山脉的挚爱,把他早早地从它们身边拖开,拖进了摩天大厦的办公楼中,拖进了国会的走廊上,拖进了临时办公的酒店房间内……”
研修生参与的牧民学校合作社培训 摄影/秦璇
在那仁保护小区开展的“村民摄影师培训”活动 摄影/云帆
真正热爱自然的山水人,是没什么时间游山玩水的;他们忙着研究一篇又一篇的文献,出一趟又一趟差;忙着为某个社区,为某个物种摇旗呐喊,去争取机会。他们把自己作为方法,作为桥梁,是实实在在付出时间与心血的行动者。毕竟,在人类干扰面前,雪豹,大熊猫,滇金丝猴,水獭、湿地,草原,森林,都是无法发声,注定沉默的。
2020年,山水研修生的申请数量破了纪录,比往年多出好几倍。创始人吕植教授不止一次感慨过,“若不是疫情为全世界按下暂停键,可能不会有像今年这么多的优秀年轻人来申请研修生吧……”她的感慨意味深长,令我忍不住玄想,在那个没有疫情的平行世界里,这些“优秀的年轻人”会去哪里呢?会去500强实习? 会去华尔街投简历?会奋战GRE?……在眼花缭乱的机会成本中,到底是什么驱动你的选择;又有什么,是你真正热爱的?
三江源的草场和湿地,恢复得如何了?云南那仁村的高山牧场,积雪融化了吗?上海小区里的貉在新闻热点过去后,生活得可好?雅鲁藏布江的生物多样性,面临怎样的人为干扰?四川平武的青冈林又绿了,可我还没来及走进关坝的山沟里,真正体验一次反盗猎巡护——我只颇为惭愧地用“体验”这个词。
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林多段的清晨 摄影/余荣培
因为一年时间,真的太短了。
山水人赵翔曾写:“在这个时代,能够选择荒野、选择自然保护,哪怕只是一段时间,都无疑是奢侈的”。是的,匆匆一年就这么过去了,许多事都没来得及。在这个快捷速效的时代氛围中,生态保护事业的奢侈就在于,它太需要的耐心了。这份耐心的计量单位,至少是年。一片森林的抚育,十年,三十年。一个种群的恢复,十年,三十年。
在云南开展的火烧迹地森林恢复项目 摄影/吴芮封
我们短短一生,不过只是和宇宙错肩的一瞬。只有不断置身纯粹的自然,不断置身一个种群的兴亡史,时刻念及万物层面的循环与丰富,念及宇宙尺度的浩渺与庄严,我们才能获得哲学意义上的关怀和慰藉。在那样的生命体验中,“Find something bigger than yourself”,才得以可能。
一切的前提是,如果你这一生在意的,是真正的生命体验。
恰如马克斯·韦伯所说,“人是悬挂在自我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”。愿你早日发现这张网。愿山水,能帮助你编织这一张网。
2021年
新一届研修生招募又将开始了
我们期待看到你的身影
Q&A
我需要什么样的条件
1. 有一整年的时间,可以接受长期出差和驻点;
2. 对自然保护感兴趣;
2. 对解决问题充满好奇心;
报名的流程是什么
请于7月30日之前,扫描下方二维码报名,上传个人简历及自荐书,我们会在收到报名后和你确认面试的时间;
你可以获得什么
1. 从事自然保护一线工作的机会;
2. 开放和简单的工作环境;
3. 一份每月3500元的补助、意外保险以及高原补贴等;
4. 2次集中培训,参加会议,以及和诸位导师沟通学习的机会;
你可以选择的工作地点和内容
 1. 北京办公室:坐标北京,专注于北京城市生物多样性恢复以及数据处理分析、政策研究等;
京西林场红外相机维护 摄影/王善玮
2. 上海工作站:坐标上海,覆盖上海、南京和杭州等长三角区域的生物多样性恢复以及公民科学;
红外相机安装技巧讲解 摄影/于越
3. 成都办公室:坐标成都,覆盖四川、甘肃和陕西,关注于大熊猫栖息地周边社区发展与保护;
朝阳村社会经济调查 摄影/许婧
4. 三江源办公室:坐标西宁和玉树、覆盖三江源、祁连山、西藏羌塘等,关注以雪豹为旗舰物种的生态系统研究和保护;
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红外相机维护 供图/雪豹与草原保护团队
5. 昆明办公室:坐标昆明,覆盖云南和雅鲁藏布区域,关注森林栖息地恢复与旗舰物种的研究和保护。
云南孟连黑山野外考察 摄影/束俊松
期待你,加入山水人的大家庭。
2020年研修生在关坝接受“入学培训” 摄影/黄建
-END-
撰文/七堇年